• <dd id="augwq"></dd>
    <nav id="augwq"><strong id="augwq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augwq"><code id="augwq"></code></nav><xmp id="augwq"><nav id="augwq"></nav>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/ 詩詞 /

    曾鞏詩詞全集

    曾鞏詩詞全集

    • 詠柳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亂條猶未變初黃,倚得東風勢便狂。解把飛花蒙日月,不知天地有清霜。
    • 趵突泉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一派遙從玉水分,暗來都灑歷山塵。滋榮冬茹濕常早,澗澤春茶味更真。已覺路傍行似鑒,最憐少際涌如輪。曾成齊魯封疆會,況托娥英詫世人。
    • 西樓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海浪如云去卻回,北風吹起數聲雷。朱樓四面鉤疏箔,臥看千山急雨來。
    • 讀書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吾性雖嗜學,年少不自強。所至未及門,安能望其堂。荏苒歲云幾,家事已獨當。經營食眾口,四方走遑遑。一身如飛云,遇風任飄揚。山川浩無涯,險怪靡不嘗。落日號虎豹,吾未停車箱。波濤動蛟龍,吾方進舟航。所勤半天下,所濟一毫芒。最自憶往歲,病軀久羸尫。呻吟千里外,蒼黃值親喪。母弟各在無,訃歸恐驚惶。兇禍甘獨任,危形載孤艎。崎嶇護旅櫬,緬邈投故鄉。至今驚未定,生還乃非常。憂慮心膽耗,馳驅筋力傷。況已近衰境,而常犯風霜。驅之久如此,負疴固宜長。朝晡暫一飽,百回步空廊。未免廢坐臥,其能視縑緗。新知固云少,舊學亦已忘。百家異旨趣,六經富文章。其言既卓闊,其義固荒茫。古人至白首,搜窮敗肝腸。僅名通一藝,著書欲煌煌。瑕疵自掩覆,后世更昭彰。世久無孔子,指畫隨其方。后生以中才,胸臆妄度量。彼專猶未達,吾慵復何望。端憂類童稚,習書倒偏傍。況令議文物,規摹詎能詳。輪轅孰撓直,冠蓋孰纁黃。珪璋國之器,孰殺孰鋒铓。問十九未諭,其一猶面墻。幾微言性命,萌兆審興亡。茲尤覺浩浩,吾詎免倀倀。因思幸尚壯,曷不自激昂。前謀信已拙,來效庶云臧。漸有田數畝,春秋可耕桑。休問就醫藥,疾病可消禳。性本反澄澈,清田去榛荒。長編倚修架,大軸解深囊。收功畏奔景,窺星起幽房。虛窗達深暝,明膏續飛光。搜窮力雖憊,磨勵志須償。譬如勤種藝,無憂匱囷倉。又如導涓涓,寧難致湯湯。昔廢漸開辟,新輸日收藏。經營但亹亹,積累自穰穰。既多又須擇,儲精棄其糠。一正以孔孟,其揮乃韓莊。賓朋顧空館,議論據方床。試為出其有,始如宮應商。紛紜遇叩擊,律呂乃交相。須臾極萬變,開闔爭陰陽。南山對塵案,相摩露青蒼。百鳥聽徘徊,忽如來鳳凰。乃知千載后,坐可見虞唐。施行雖未果,貯蓄豈非良。何殊廄中馬,縱齕草滿場。形骸茍充實,氣力易騰驤。此求苦未晚,此志在堅剛。
    • 秋懷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天地四時誰主張,縱使群陰入風日。日光在天已蒼涼,風氣吹人更憀慄。樹木慘慘顏色衰,燕雀啾啾群侶失。我有愁輪行我腸,顛倒回環不能律。我本孜孜學詩書,詩書與今豈同術。智慮過人只自讎,聞見于時未裨一。片心皎皎事乖背,眾醉冥冥勢陵突。出門榛棘不可行,終歲蒿藜尚誰恤。遠夢頻迷憶故人,客被初寒臥沉疾。將相公侯雖不為,消長窮通豈須詰。圣賢穰穰力可攀,安能俯心為茍屈。
    • 城南二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雨過橫塘水滿堤,亂山高下路東西。一番桃李花開盡,惟有青青草色齊。
    • 城南二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水滿橫塘雨過時,一番紅影雜花飛。送春無限情惆悵,身在天涯未得歸。
    • 詩一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食肉遺馬肝,未為不知味。食魚必河豚,此理果何謂。非鱗亦非介,芒否則皮如蝟。見形固可憎,況復論腸胃。
    • 秋日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陰氣先贏縱秋熱,時節有幾相與奪。情知赫日不可久,須聽西風生木末。浮云滿天明復暗,天意自然如慘怛。園林秀色已漸失,次第豈能無葉脫。南山獨佳不可挫,氣象更清連日月。燕飛度海向何處,今去昔來真可劣。繡簾錦幕不算重,從此朱門戒霜雪。誰憐丱角歌者哀,歲歲苦貧思短褐。
    • 秋夜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秋露隨節至,宵零在幽篁。灝氣入我牖,蕭然衾簟涼。念往不能寐,枕書嗟漏長。平生肺腑友,一訣余空床。況有鵲巢德,顧方共糟糠。偕老遂不可,輔賢真淼茫。家事成濩落,嬌兒亦彷徨。晤言豈可接,虛貌在中堂。清淚昏我眼,沉憂回我腸。誠知百無益,恩義故難忘。
    • 甘露寺多景樓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欲收嘉景此樓中,徒倚闌干四望通。云亂水光浮紫翠,天含山氣入青紅。一川鐘唄淮南月,萬里帆檣海餐風。老去衣衿塵土在,只將心目羨冥鴻。
    • 凝香齋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每覺西齋景最幽,不知官是古諸侯。一尊風月身無事,千里耕桑歲有秋。云水醒心鳴好鳥,玉沙清耳漱寒流。沉煙細細臨黃卷,疑在香爐最上頭。
    • 離齊州后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云帆十幅順風行,臥聽隨船白浪聲。好在西湖波上月,酒醒還到紙窗明。
    • 離齊州后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畫船終日扒沙行,已去齊州一月程。千里相隨是明月,水西亭上一般明。
    • 離齊州后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文犀剡剡穿林筍,翠靨田田出水荷。正是西亭銷暑日,卻將離恨寄煙波。
    • 離齊州后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將家須向習池游,難放西湖十頃秋。從此七橋風與月,夢魂長到木蘭舟。
    • 離齊州后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荷氣夜涼生枕席,水聲秋醉入簾幃。一帆千里空回首,寂寞船窗只自知。
    • 喜晴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天晴萬里無纖風,江平水面磨青銅。光華逸發萬物上,精氣夐與扶桑通。我行江漢道苦惡,十步九折遺西東。況遭積雨駕高浪,沙翻石走相撞舂。操舟眾工立噤{瘴章換辛},濕櫓鑽火磨星紅?;孽璩射蟪叽绲K,永日四望無人蹤。一時得意數蛙黽,鳴躍振踞泥涂中。陰消陽勝有先兆,宇宙丹翠含沖融。今晨霾噎一掃蕩,義和徐行驅六龍。眼明意豁萬事快,預喜來年麰麥豐。
    • 雜詩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三季已千載,古道久荒榛。紛紛東漢士,飛鳴不當辰。經營救氛沴,此志卒埃塵。士生有進退,何必棄其身。其道雖褊迫,其行絕緇磷。公心不吾誑,復求無此人。
    • 雜詩五首

      曾鞏[宋]
      妯仕任固小,會計未可失。方今備千品,內外有卑秩。孰當責在己,施設能自必。拘文已難騁,避世固多屈。細云且可略,于大復何實。所就正如斯,與古豈同術。雖非萬鐘富,茍冒歸一律。焉能示朋友,學仕空自咄。
    911亚洲精品,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福利,制服丝袜AV无码专区,免费无码中文字幕A级毛片